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绘画疗法  >   绘画疗法问吧  >    内容

绘画疗法有什么作用?

作者:佚名|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09-10-21

  绘画疗法类似于音乐疗法和读书疗法,对儿童和成人都有所帮助。著名教育家迪斯特佛赫说:“儿童画1小时画获得的收益,比观看9 小时画所获得的收益还多。”科学家认为,儿童绘画是健全机体的一个途径。在生命初始阶段,视力和动作的发育特别重要,绘画有助于这些系统工作的协调,儿童绘画还能参与大脑半球间相互关系的协调,专家们一致认为,儿童绘画能促进分解、合成思维的加速形成。

  绘画对成年人的帮助也很大,被广泛用于消除心理紧张、解除人为的一系列心理机能障碍。实践证明,高血压症患者、精神抑郁者和焦虑狂躁者进行绘画活动能使血压降低10~12mmHg,解除烦躁不安的心情。

  近10年国外有很多应用绘画作为治疗手段的应用性研究,发现绘画疗法不仅可以处理人们的情绪和心理创伤问题,而且可以使心理障碍患者的自我形象、自尊或自我概念、社交技能等得到提升,促进语言的发展与认知功能的改善。今天,绘画疗法已经被世界心理治疗界公认为一种效用优异的疗法而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几乎各个流派的心理技术,都能够整合在绘画疗法中而获得面目一新的应用。尤其是对于不愿以语言交流的来访者,绘画有著独特的效果。具体来说,绘画疗法主要运用在以下几个领域中:

  1、用于理心诊断绘画在早期多被作为人格诊断的工具,如人物画测试、画树测试等,均为投射法(projective technique)的应用测试。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欧洲精神病院中的住院病人的艺术作品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很多人都认为,病人的绘画可以用于心理病理学诊断(MacGregor,1989)。在这个时期,大多数医生相信精神病人的艺术作品可以证明他们对病人的诊断,特别是对精神分裂症的诊断。例如,在塔迪厄(Tardieu,1872)的《精神病人的法医学研究》一书中,让病人绘画是诊断精神疾病的一种方法;西蒙(Simon,1876)在“想象与精神病”一文中讨论了对精神病人绘画作品进行的一系列研究;隆布罗索(Lombroso,1895)也提出,可以通过精神病人的素描和油画作品观察到他们的心理状态。

  在实践中,经常用到HTP(House-tree-person)法、家庭动力绘画测试以及画人测试等来诊断抑郁症。例如在下面这幅自画像中,人像只占了整个画纸的四分之一都不到,而且所画的人物极其简单。大多数专家观察指出画面非常小的绘画作品、不正常的轻压和缺少细节,是用来判断成人抑郁症的一些指标。

  2、用于心理测量

  作为一种投射测试,绘画也可以用来测量人的智力和人格。玛考文(Machover,1949)认为:“在‘画一个人’的要求下,一个人画出的人与这个人的冲动、焦虑、冲突以及补偿的特点密切相关。从某种意义上说,画出的人就代表这个人,而画纸则代表了环境。”她的画人投射测试和她对个体在人物画中内在心理的投射研究,影响了临床应用研究对成人和儿童所画人物的分析。古德伊纳芙(Goodenough,1926)和哈里斯(Harris,1963)将绘画同儿童的心理年龄联系起来,发展了“画人测试”(Draw-a-man,DAM)的年龄常模,用来对儿童进行智力测量。后来巴克(Buck,1948)、玛考文(Machover,1949)等人的研究进一步证明“画人测试”还可以用来揭示儿童的人格特征。很多人认为,从绘画中不但可以得到许多有关绘画者本身的重要信息,而且还可以得知他对他人的知觉。绘画被作为内部心理状态的视觉表征来研究。人们逐渐认识到,绘画不但反映内部心理状态,而且表现绘画者的主体经验。

  斯尔文绘画测试(Silver drawing test,SDT)是通过绘画表现测量智力的一个初步尝试,它来源于这样一个假设:语言能力低下儿童的智力经常受到低估。斯尔文设计出一系列以图形形式来评价儿童解决问题能力的绘画测试。她强调要从认知的3个方面进行评价:预测性绘画、观察画、想象画。

  绘画投射测试自出现后便在临床上得到了广泛而长期的使用。但是还存在很多问题。由于在对绘画作品的结果分析中都带有很强的精神分析色彩和精神分析的程式,往往具有简单化的倾向。研究者在分析问题的时候没有从更广的角度而是从单纯的病理学角度使用绘画投射测试,这会使得思路狭窄,在理解绘画作品的时候产生一些偏见。并且许多人对绘画投射测试的结果抱有不同的意见,指出临床上对儿童画的揭示存在一定的问题。例如,玛考文和考皮茨提出,对绘画图形符号作一对一的解释,把画中的细节、省略掉的部分与某种特殊的意义相匹配的做法可能会降低人们对绘画的理解能力。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