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绘画疗法  >   近代发展  >    内容

谈绘画艺术治疗在中国发展的介绍

作者:何静 蒋明全|文章出处:中国论文下载中心|更新时间:2009-10-21

  【论文关键词】:绘画艺术治疗; 中国; 发展

  【论文摘要】: 中国古代存在绘画艺术治疗的影子。上世纪九十年代,西方绘画艺术治疗理论在中国大陆得到介绍,并被尝试作为治疗精神病患者的辅助手段。本世纪该疗法的应用逐渐扩展到对智残儿童的帮助、大学生抑郁症的治疗及学校的心理咨询中等。研究者近年来对其作用机制的介绍日益增加,该项技术的传播媒介也愈加多样。

  绘画艺术治疗是以绘画活动为中介的一种心理治疗形式。它通过绘画让患者产生自由联想来稳定和调节情感,在追求艺术美的过程中治愈精神疾病。[1]在西方,艺术治疗在20世纪40年代作为一个独立的学科与专业出现,20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得到确立。[2]而绘画艺术治疗作为艺术治疗的一个方面也在此期建立和发展。国内绘画艺术治疗虽在古时有一定的雏形,但真正的学术研究和应用却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发展滞后于国外。

  1. 中国历史上绘画艺术治疗存在的影子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绘画艺术治疗在古时能找到一些印记。如隋炀帝贪恋酒色,身体日渐虚弱。太医诊病后思之良久,为隋炀帝作画两幅,一幅为"梅熟时节满院春",另一幅"京都无处不染雪"。隋炀帝天天观画,不禁口中唾液频生,半月后喉干舌燥及心中烦闷等症随之缓解。[3]

  例中病人只以赏画促进了身体疾病的康复,并未进行绘画创作,似乎不符绘画艺术治疗的定义。但我们认为身心交互影响,皇帝的身体疾病必然引发了他的情绪困扰,而这两幅正是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减轻了焦虑,心理烦恼解决之时画中之物又促进了体液的分泌,身体自然康复,一定意义上属于艺术治疗。绘画艺术治疗在历史中的某些片段印证了其治疗的有效性。

  2.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绘画艺术治疗初显端倪

  绘画艺术治疗在中国有漫长的过去,却只有短暂的历史。在中国其真正的学术研究空白至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才被打破。

  2.1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绘画艺术治疗的理论研究

  绘画艺术治疗在中国发展历史短暂,分别以"绘画治疗"、"绘画艺术治疗"、"绘画心理治疗"为关键词检索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及万方数据库,最早的一篇关于绘画艺术治疗的理论介绍是1994年龚鉥发表在《临床精神医学杂志》的名为《艺术心理治疗》的文章,此文也是九十年代唯一一篇绘画艺术治疗的理论研究文章。该文介绍了西方艺术治疗的心理动力学、人本心理学和行为心理学流派,同时指出中国国画与艺术治疗的关系,认为"作画时能回到与时空合一的境界,把自我及时空的意念全部消灭,达到禅家所谓的'无心'的境界,作画的过程也能帮助人感到松弛,使心灵平静" 。[4]

  2.2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绘画艺术治疗的应用报道

  在西方绘画艺术治疗理论在中国初步传播的同时,一些领航者也开始了在实践中的尝试。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贾明等人在1989.8-10月对17例住院精神病人开展了集体艺术治疗,经20次绘画技能训练,作业取得提高,并用BPRS量表前后对照,反映精神症状有所缓解。[5]他们在1990.9-1991.7对38例精神分裂症在药物治疗的同时合并绘画疗法,并设立对照组进行对比分析,结果表明:实验组患者较之对照组在改善意志缺乏,愉快感缺乏等阴性症状方面有明显效果。[6]

  3. 二十一世纪绘画艺术治疗在中国发展逐步深入

  千禧年年后,对外文化交流的增多、电子资源获得的便捷及西方心理学理论影响的扩大使绘画艺术治疗在中国的传播有了一个新契机,其在国内发展呈现新特点。

  3.1 知识传播媒介呈现多样化

  书籍是文化传播的主要载体。此期少量绘画艺术治疗的外文书籍也陆续被翻译引进。分别是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06年出版的《艺术治疗实践方案》(苏珊.布查尔特著,孟沛欣,韩斌译),《作为治疗师的艺术家-艺术治疗的理论与应用 》(阿瑟·罗宾斯著,孟沛欣译),轻工业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儿童绘画与心理治疗》(玛考尔蒂著,李苏译)。虽然只有三本专著,但详细地说明了一些治疗的方案,为治疗的开展切实奠定基础。更可喜的是山东人民出版社2007年出版了由高颖等人所著的《艺术心理治疗》,这乃是大陆之开山之作。

  此外,孟沛欣等人借助网络作为传播的新媒介,创办了国内第一家绘画艺术网站--中国艺术心理网。

  3.2 学术报道增多,理论介绍涉及作用机制

  此期进行绘画治疗的学术报道增多,范围扩展到了绘画心理治疗的作用机制及国外应用等。如有被多次引用的魏源的《绘画是人们最适宜的心灵表达方式--绘画在心理治疗中的应用及其作用机理》,有麦清等人的《试论治疗取向的艺术教育》,有李欧的《当代美国的艺术治疗》,赵婉黎等人的《绘画疗法-心理治疗的艺术途径》、杨晓光等人的《艺术治疗的概念、发展及教育》等。

  魏源在《国外绘画心理治疗的应用性研究回顾》中介绍了心理治疗师Robin 对绘画疗法作用机制的分析:Robin认为人们的思维大多数是视觉的;记忆可能是前语言的或者是禁锢的,人们的创伤经验等可能被压抑,用语言无法提取,从而难于治疗。艺术本身是符号的和价值中立的,患者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愿望和问题,这种表达具有隐蔽性,没有社会道德标准等方面的顾忌。那些不被接受的思想、情感和冲动,如果能被个体所觉察和接受的话,个体才可能把毁灭性能量变成建设性能量。[7]

  3.3 实践应用范围逐步扩大

  伴随理论介绍的引入增多,绘画艺术治疗在精神科的实施方法有所变化,应用面也从医院逐渐扩大到学校,并在不同的年龄层次中开展。

  3.3.1 精神分析导向的艺术治疗模式在精神科病人中的初步应用

  九十年代对精神科病人进行的绘画治疗,仅是用学习理论的方法进行训练,让病人以临摹、添画、著色等形式开展。这主要是受艺术本质论的影响,利用了艺术增强注意力,促进眼手协调,安抚烦躁情绪的功效

  而2003年3~9月孟沛欣等人在北京安定医院进行的团体绘画艺术干预试验,干预围绕一定主题展开,并在团队中让患者依次讲述个人作品,表达主观体验和讲述个人生命故事。治疗师可通过作品洞悉问题所在,共情患者的心理体验,找到干预的契机。[8] 精神分析导向的艺术治疗模式已初露端倪。

  3.3.2 绘画艺术治疗对问题儿童的帮助

  王丹在《艺术治疗-促进孤残儿童心理健康的重要方法》指出,艺术创作必须应用知能和感官,可促进感觉统合,例如对于部分因受到心灵创伤而导致心理、情绪不稳定的孤残儿童,可有助于帮助他们实现稳定,进而引导他们的意识行为。[9]

  南京师范大学的陈琨在其《绘画投射技术应用于美术治疗的探索》一文中进行了报道对两个有明显攻击行为的儿童进行了绘画艺术治疗的干预。干预分十二次进行,内容有"自画像""我最喜欢的人""一个秘密"等。结果显示绘画艺术治疗能够发现他们不同的恐惧、焦虑和冲突,由此可以进一步挖掘出导致产生攻击性行为的深层动因, 并减低攻击行为的发生频率。[10]

  3.3.3 绘画艺术治疗对大学生及老年人群的帮助

  西南大学的汤万杰在《绘画审美治疗对大学生抑郁症状影响的实验研究 》中报告,采用绘画审美治疗对大学生抑郁症状缓解有效。 他的干预活动分十次,每周一次。题目有缘分之旅--人与自然、美丽心灵、百变伊人等。结果发现:绘画审美治疗在整体上能够改善抑郁症状大学生的抑郁症状水平,在被试抑郁症状的诸因子上,绘画审美治疗对大学生抑郁症状的精神性一情感症状、躯体性症状、精神运动性障碍、抑郁的心理障碍这四个特异性症状均有积极影响。[11]

  另外崔明等人选取参加书法与绘画练习的老年大学学生60例作研究组和非老年大学老干部30例作对照,分别比较两组1年前后SCL-90各因子分的变化。结果研究组躯体化、强迫、人际关系、敌对、恐怖因子分明显下降,差异有显著性或高度显著性,书法与绘画练习在一定程度上能增进老年大学学生的心理健康。[12]这种自由的绘画练习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之为绘画艺术治疗。

  3.3.4 绘画艺术治疗在学校心理健康教育和学校心理咨询中的运用

  绘画自我分析在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课程中也有运用。蔡宝鸿指出, 绘画分析作为一种有效的自我分析技术, 是有效的心理测验和心理治疗方法, 将其应用到心理健康教育课程中, 能够引导学生深入思考自我意识, 提高自我意识水平,促进大学生人格的健康发展。[13]

  陶琳瑾也指出:咨询师可以用绘画治疗的方式,配合任课教师对一个班集体中某些学习困难学生、性格孤僻学生等存在的问题,进行针对性的训练。还可以把绘画治疗同绘画教育相结合,对学生进行团体训练,提高其认知能力、社交技能和语言能力等,同时挖掘学生在创造力、与人和谐相处等方面的潜力。[14]

  此外,中央美术学院的孟沛欣也在各地举办工作坊,将绘画艺术治疗扩展到了网络成瘾治疗及企业管理培训等诸多领域。

  总之,中国的绘画艺术治疗已突破了上世纪单一的治疗范围,社会影响也正在扩大。相比西方、日本、台湾等地,国内的绘画艺术治疗虽在应用范围、网络传播、专著撰写、专业人员配备、协会成立及教育机构的建立上都显得稚嫩。但其疗法的诸多优越性如患者不会感觉被攻击、阻抗较小等决定其前途的光明。相信在从业人员的不懈努力下,绘画艺术治疗将在中国逐渐繁荣。

  参考文献

  [1] 闫俊. 崔玉华.一次集体绘画治疗尝试[J]. 中国临床康复, 2003, 7( 30) : 4160~4161.

  [2] 高颖. 艺术心理治疗[M]. 山东:山东人民出版社,2007.

  [3] 饶宏孝. 艺术治疗方法初探[J]. 医古文知识,1994,(2):25-27.

  [4] 龚鉥. 艺术心理治疗[J]. 临床精神医学杂志, 1994,(4) : 231-233.

  [5] 费明, 梁国伟, 范振玉, 等. 精神病人集体艺术治疗的初步探讨[J]. 中国康复,1991(1):22-24.

  [6] 费明, 范振玉, 梁秀兰, 等. 绘画疗法对慢性精神分裂症的康复效果[J]. 上海精神医学,1992,(4):219-221.

  [7] 魏源. 国外绘画心理治疗的应用性研究回顾中国临床康[J]. 2004 ,8 (27):5946.

  [8] 孟沛欣, 郑日昌, 蔡焯基. 精神分裂症患者团体绘画艺术干预[J]. 心理学报, 2005, 37(03):403-412.

  [9] 王丹. 艺术治疗--促进孤残儿童心理健康的重要方法[J]. 社会福利, 2007,(06) :50-51.

  [10] 陈琨. 绘画投射技术应用于美术治疗的探索[D]. 南京师范大学, 2007.

  [11] 汤万杰. 绘画审美治疗对大学生抑郁症状影响的实验研究[D]. 西南大学, 2007.

  [12] 崔明, 敖翔. 书法与绘画练习对老年大学学生心理健康的作用[J]. 四川精神卫生, 2003, (02) :85-86.

  [13] 蔡宝鸿. 绘画自我分析在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课程中的运用[J]. 考试周刊, 2007,(29):22.

  [14] 陶琳瑾. 绘画治疗与学校心理咨询:一种新视野下的整合效应[J]. 中国临床康复, 2007,(17)3393-3395.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