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绘画疗法  >   案例分析  >    内容

门窗关闭的房子

作者:段国强 高燕|文章出处:生活新报|更新时间:2010-03-30

  在本报记者带领下,前日,曲靖市会泽县“斩首案”中遭受伤害的兄弟姐妹6人,一起来到昆明尚德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接受免费心理矫正和治疗。但孩子们并不知道,他们来这里究竟是干什么,他们都是第一次看见大厦的幕墙玻璃,透过玻璃看外面的世界,结果都被玻璃撞了头。通过专家诊断,亲眼目睹父亲杀害母亲的丹丹和小涛,通过绘画“写”出了他们的“复杂心情”。专家表示,他们都有心理创伤,一至二年的心理治疗,才能消除心理障碍。

  前日10时30分,在记者的带领下,6名孩子来到昆明尚德心理咨询有限公司。孩子们有点不知所措,一个个都缩在门外,心理咨询师刘松燕热情迎上来招呼,孩子们才怯生生地慢慢走了进去。

  根据专家要求,需要对亲眼目睹父亲杀害母亲的丹丹和小涛进行一对一的单独心理治疗。一进咨询公司,丹丹和小涛就被单独请进了一间心理咨询室,这让剩下的4名孩子更加不安,呆站在房间内,孩子们低著头,连人都不敢看。工作人员给大家端来水,找来一些糖果,才打消了孩子们的戒心。为了让他们尽量放轻松,记者带4名孩子到玻璃幕墙边看外面的高楼大厦,孩子们很激动,结果全都撞在了玻璃上,逗得大家都笑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丹丹和小涛走出心理咨询室,其他4名孩子奇怪地看著他们,希望他们能说点什么,但丹丹和小涛什么也没说,跑到4名孩子中间就搂著他们,弄得大家都觉得怪怪的。

  丹丹说,那个姐姐(心理咨询师)只是让他们画了一幅画,要求他们画出自己心里的房子、树和人。他们都画了,只是觉得很紧张,并没有觉得姐姐是在苛刻自己。随后记者看到,丹丹画的房子像一个亭子,根本不像房子,不过内容很丰富,房子内还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满了饭菜。丹丹解释,她画的是古时候的房子。小涛画的房子有正房还有厨房,但所有门窗都是关著的,不过房子周围有花草,还有路。最好玩的是,小涛画的人头发全部是直立的,手也举著。

  资深心理咨询师刘松燕解释:选择一对一的单独心理咨询和治疗,是因为丹丹和小涛亲眼目睹过他们的父亲杀害妈妈的过程,受伤害最大,容易作出许多反常的举动,心理也比较复杂。一对一的单独咨询,更有利于了解他们的情况。初次和孩子见面,刘松燕不方便直接进入主题进行咨询和治疗,怕孩子不接受,所以采取让孩子绘画的方式,来掌握他们目前的内心想法。

  分析:小涛攻击心理比较严重

  在同样大小的一张白纸上,同样的时间,丹丹和小涛画出的房子、树和人差异很大。记者从画上看不出奥秘,但在资深心理咨询师刘松燕的眼里,这两幅画却是两个孩子的内心世界,因为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在咨询师眼里,房子是安全感的体现,树代表著一个人和社会的关系,人是自我形象的体现,也就是自己怎样看待自己。

  在刘松燕的指引下,记者看到,小涛画的房子周围有花草、有石头铺成的路,房子有大小两间,厨房上还有烟囱,画面很丰富,这说明他的内心想法很多。奇怪的是,小涛画的房子所有门窗都是关著的,这说明他把自己封闭起来了,暂时不愿意外界打扰他,也不愿意和外界交流。树的根须应该是埋在土里的,但小涛画的树,所有根须都显露在外,专家解释,这说明他缺乏安全感,很自卑。在画人时,小涛把头发全部画成了直立的,先画的两只手是举著的,稍微思索后,他把右手擦去,重新画成了低垂的,留下高举著的左手,这说明小涛的攻击心理比较严重,容易动怒和别人打架,也说明他想发泄压抑的心情。小涛画的房子、树和人都位于纸的上半部分,这说明他的心理还是健康的、积极向上的。整体看来,小涛的画比较协调一些,房子、树和人占据的画面大小一样,距离也合适,说明目前他的内心还是平静的。

  相比之下,丹丹的画有些杂乱,树上挂满果子,表示丹丹渴望成熟,有追求目标。根据她目前的情况,可以看出她希望自己快点长大。树、房子和人之间没有其他任何的修饰,整个画面很单调,这说明丹丹的内心很孤独,她已经把自己孤立起来,不愿意接触外界。在丹丹的画中,人是画得最仔细的,她曾多次修改,说明她有点古板,很难从一件事中解脱出来,性格比较内向。更奇怪的是,丹丹把房子单独画在一边,距离树和人很远,房子很简陋,但房内有桌子,桌子上还画了饭菜,这说明她对家的渴望十分强烈,但在她心里,家又是那么的遥远,她有责任心,但压力也很大。丹丹画的房子、树和人呈斜线方式排列在纸上,说明她目前的内心很低沉,不过她也向往美好和幸福,有积极健康的想法。当被问起为什么把房子单独画在一边时,丹丹却哭了。咨询师要求丹丹和小涛给自己的画起个标题时,姐弟俩犹豫了一下,丹丹起名“生活的美好”,小涛却顺手写下“美丽的图画”。

  建议:两个星期进行一次治疗

  刘松燕介绍,要评估一个人受创伤的程度,主要从五个方面去分析,一是是否老想起打击过他们的那件事;二是是否“闪回”,也就是是否老想起曾经的场面;三是是否老回忆;四是是否忘记得掉打击过他们的事;五是是否易激惹,就是冲动,发泄。

  从丹丹和小涛目前的情况看,他们五个方面都存在,都会想起曾经父亲杀害妈妈的事,他们也经常做梦,不过孩子们应该已很少梦见曾经的血腥场面,在他们的梦里,更多的时候是梦见妈妈做饭,帮他们洗衣服和抱他们的情景,多数都是温馨的场面,这说明孩子们对血案本身已经逐渐淡忘,他们心里更怀念曾经一家人在一起的那种温暖。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忘记一件事或刻意地被要求去忘记并不是好事。

  丹丹和小涛都承认,很多时候他们都容易动怒,想打人,其实这是正常的心理活动,一个人受到打击后通过正常的方式发泄出来,远比一个人闷在心里要好得多。总的来说,两名孩子都存在心理创伤,但最严重的是丹丹,不过他们都很乐观,心理还算健康。

  刘松燕说,了解丹丹和小涛的情况后,她已对两名孩子进行了初步的心理治疗。在丹丹哭时,她采用“蝴蝶拍”的方法对她进行安抚,就是用亲切的话语安慰著,轻轻用双手拍打丹丹的双肩,让她感觉到妈妈般温暖的关怀,效果还不错,“蝴蝶拍”让丹丹很快就不哭了。为了防止丹丹和小涛近期内出现反常的行为,她还教会了他们“保险箱”疗法,就是让两人坐著,闭上眼睛,尽量控制情绪,什么也不去想,不停地深呼吸,想象头上有一缕阳光,尽量做到心静,无杂念。两名孩子在练习“保险箱”时,竟然都笑了,因为他们觉得像在练功,很好玩。

  如何才能让他们彻底走出阴影?面对这个问题,刘松燕眉头紧锁:“这不是一次简单的心理治疗就能解决的,毕竟孩子承受的打击是少见的。”要达到彻底摆脱阴影,恢复到正常孩子的状态,能够正确面对打击,健康生活,至少需要再进行10次心理治疗,两个星期左右就要进行一次。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