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绘画疗法  >   案例分析  >    内容

在绘画中打开心结

作者:陈薪屹|文章出处:心理健康教育资源网|更新时间:2010-06-02

  一次家长会后,五年级某班班主任向我诉说其班一女生G有自杀“倾向”,几次表达想死的愿望,希望我能给予辅导。

  初次见面,发现G是位文静的女孩,说话细声细气,坐在椅子上略显拘谨,双手不时搓着膝盖,眼睛不敢直视我。我用谈话法打消了她的顾虑,她稍微有点放松。请看以下辅导过程:

  “喜欢画画吗?”

  “喜欢。”

  “老师这有许多笔,你随便选出一支画棵树给老师看好吗?”c听从地就近拿了支铅笔画了一棵树(见图1)。

  她下笔较有力,表明她自我意识还是强的;树枝歪曲地向上生长着,树根清晰可见,树枝指向天空,树上有花,但是整棵树上光秃秃的,没有树叶,没有果实,树形显得孤傲向上,好似有一定的攻击性,绘画者显得情绪低落。

  “这棵树好似缺少水份哦,怎么没有树叶呢?”

  “没人给它浇水怎么会长树叶?”说完,她看着我,似有话说。我看出这是位亟待得到关爱的女生。

  “哦!是这样。你在家就不会这样啦,是不是?爸爸妈妈一定很疼你。”

  她坚定地说:“不是,爸爸妈妈不爱我。”

  “他们就你一个女儿,会不爱你吗?”

  “爸妈本来很爱我的,自从妈妈怀孕后,动不动就骂我,要我干这干那,我在家成了多余人啦。等弟弟出生,他们就会更不喜欢我啦。”

  原来,母亲怀第二胎,加上孕期反应,情绪没以前稳定,对小孩的关心自然会少点,如果加上母女缺少沟通,隔阂会更深。我接着问:

  “树上开了这么多花,什么时候结果呢?”

  “不知道。我现在学习成绩不好,特别是数学,一上课就难受,那数学老师的脸就像我妈的脸,整天绷着。”(事后询问科任老师G的成绩,一次数学测验在班级倒数第一。)

  树的枝叶象征着保护、庇护、供养、更新。茂盛的树叶代表生机勃勃,树叶稀少代表活力不足。G自从母亲怀孕后,感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危机感,担忧即将诞生的小生命会取代她在家中的位置。G在树干上画了许多树枝,说明她无法从环境中得到满足。树干有些歪斜,作画者感受到来自外界的压力。画面上的树根暴露在外,象征着对过去的不停控制和回忆,G怀念爸爸喜欢她时的生活。

  正如20世纪著名教育家维克特·罗恩菲尔德指出的(儿童画在自我表达中的价值):“绘画、涂色以及建构的过程,是儿童把环境中多种多样的因素整合成一个有意义的整体的复杂过程。在选择、解释和改造这些元素的过程中,儿童呈现给我们的不仅仅是一幅图画,而且还是儿童自己的一个部分。”今天,许多研究者仍在继续着罗恩菲尔德等人在艺术创作及儿童发展方面的研究。

  从G的画树中,我已基本了解她目前所处的心境,为进一步了解她的情绪状态,接下来,我让她画了房子和人(见图1)。

  房子是侧面的,一扇大大打开的窗户,很醒目,说明她渴望与人倾诉,得到理解,得到家的温暖,而房子的门又是紧闭的,无门把锁,门前无路,显示她内心的隐蔽性,又不愿与人交流,也说明家庭与外界交流很少。儿童这时所有的烦恼是需要倾诉的,但因年龄的限制,遇到问题又不知怎么办。

  屋顶的烟囱是人们比较关注的。画面没有烟囱,G缺乏心理上的温暖感。(房屋的烟囱一直以来都受到关注,常常被赋予各种各样不同的意义,因而它在儿童画中所表达的含义也就很不确定。)

  为证实自己的判断,我进一步询问G的家庭状况,她爸妈忙于生计,根本无暇顾及G的业余时间。

  绘画向儿童提供了讲述故事、传递情感、表达对世界认识的渠道。儿童对绘画的讲述兴趣为心理辅导者从儿童的角度理解绘画意义提供了途径。有关儿童绘画的叙事性质瑞利(Riley,1997)曾写到:“心理医生能够走入儿童的绘画作品,让儿童自己解说视觉形象的叙事意义。艺术是个人经验和自我外化的一种形式,是可视的思想和情感的投射。”

  近年来,心理医生已逐渐认识到讲述是治疗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通过来访者对自己生活、对自己所关心问题的讲述,可使来访者身上的问题外化。而儿童绘画是另一种有效讲述的形式。对于大多数儿童来说,绘画后的反馈对他们很有帮助也很有必要。将儿童的绘画和他们的语言结合起来,为心理辅导从整合的角度了解儿童提供了途径。光使用语言局限性是很大的。

  我们再看她的自画像,嘴巴张大,可能有强烈的表达欲望,或者是吃(爱)方面的欲望。自我意识清楚。

  针对G的情况,我表示了极大的同情:我明确提出想帮助她的愿望。G希望爸爸妈妈像以前那样爱她。对此,我讲解了孕妇生理期情绪的一些变化,并告诉她与妈妈沟通的方法。

  之后,我及时与其母亲通了电话,要求她配合,每天要倾听孩子说话,并规定每天要询问女儿的感受,观察其情绪变化。G的母亲正为此事着急,发现孩子最近变得越来越不爱学习,还常和父母顶嘴,嚷着:要在班里考倒数第一,在学校做个差学生,让父母失望。

  其后,我要求G的母亲把她的教育心得记载在学校配备的《牵手两代——育子心得》上。从《育子薄》上得知:G的母亲能与丈夫商量关心女儿的方法,父亲抽时间陪伴女儿,多与她谈心。在交谈中,女儿哭了,父母亲向她承认自己的过错,也希望女儿体谅大人的辛苦。随后,G对妈妈的怀孕渐渐接受,学习、生活、自理能力都有所提高。人也变得活泼可爱了。当其妈妈顺利生下可爱的小女孩后,G能主动帮家里做事情,并带妹妹。

  后来家长来电话致谢,感谢学校老师的帮助,使G“从不接受现实、不爱学习,到爱上学习,接受现实,关心妈妈,关心爸爸,我们做父母的非常高兴。”

  请看G最近画的树、房子和人(图2)。

  画面上的树树叶繁茂,G述说树底下是茂盛的小草,她说她喜欢郁郁葱葱的树木,让人感到很舒服:那个跳绳的小女孩就是G,她的腿修长,是因为经常去练习舞蹈。房子旁边那小方格是家里种的花,窗户是开着的,可以经常看外面的风景,就是门小了点。

  从G前后两次的画面看,真让人惊奇!真真切切感到绘画辅导的神奇魅力!

  再看她画的家庭图(图3)。

  她说:爸爸帅气,妈妈漂亮。虽然她身材不好,但在自己心目中,妈妈仍然很美,小妹妹还不会走路,在地上爬。多么可爱的人物,特别是那眯着一只眼的女孩,顽皮而又惬意,谁会想到前不久她还想到“死”呢!

  反思

  绘画的投射性测验,尽管得到广泛应用,但局限性、不足之处仍然不少,不少认识处于临床观察经验。艺术治疗强调:看一幅画时,不应将其随意分割,或就画论画,而应从更为广阔的角度来理解。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理解儿童绘画是必要的,同样,从绘画过程、绘画取材不同时期表现出的变化去理解儿童绘画也是很有必要的。

  理解来访者的绘画作品是一种很重要的临床技能。美国最早的艺术治疗专家玛考尔蒂认为绘画没有一个固定的意义,心理医生应关注儿童绘画的多方面的特征,并尊重每一个儿童绘画表现的独特性。有不少临床心理专家也指出:绘画技术应用起来很便捷,但对它的解释应该谨慎。一是由专业人员来解释;二是作画者本人的解读很重要。只凭书本上的标准就去给别人测验、解释,是一种不专业、不严肃的做法,对当事人的帮助是有限的,有时甚至是无用的。

  最后要说的是,图画中所显现出的分析结论不是一成不变的,因为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每幅画都是动态的,把单独的元素抽取出来进行解释,很容易犯错误。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