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绘画疗法  >   绘画疗法访谈  >    内容

李洪伟用画窥视人类内心

作者:李洪伟|文章出处:新华书目报|更新时间:2010-06-19

  李洪伟 心理治疗师,国际沙盘游戏学会专业会员,美国艺术治疗师学会注册艺术治疗师。从2000年开始研究绘画分析和色彩治疗,从2007年开始在中国本土推广艺术治疗,在北京、青岛、济南、广州、上海开设了十几期“绘画分析与色彩治疗101”培训课程。吴迪,注册艺术治疗师(CAAT),国际心理咨询师,专业研究色彩治疗、色彩心理咨询,曾跟随日本色彩大师宫崎道子学习色彩艺术和色彩心理。天生对颜色敏感,拥有一双发现的眼睛,研发了色彩心理咨询应用体系,并结合色彩营养学、服饰搭配学给予个案全方位的身心整合指导。二人合著了我国第一部图典形式的绘画心理分析书《心理画:绘画心理分析图典》(湖南人民出版社)。

  □本报记者 许清

  近几年,心理学很是热门,心理画也跟著热起来,有些心理治疗已经被传得很是神奇。带著这个好奇,记者采访了号称创作了我国第一部图典形式的绘画心理分析书的心理医师李宏伟。

  心理画是一个心理学概念

  记者:“心理画”在图书出版业还是一个新的概念,您能解释一下什么是“心理画”吗?还是原来的学术概念?

  李洪伟:这其实就是心理学里面的一个概念,不是商业概念的炒作。绘画是把人看不见、摸不著的情绪以图像化的形式表达出来的一种方法,它是表达我们潜意识的直接工具,因为人们在画画时,会把自己的性格倾向、心理需要、心理问题投射到图画中。通过绘画分析我们可以确定一个人的情绪和人格特征、内部心理现实,而且还能看出绘画者的人生经历。

  其实早在18世纪,欧洲的医生就开始把病人绘画作为一种诊断精神疾病的方法来使用,而现代绘画心理分析已经成为艺术治疗的一种最重要的技术。

  1000张画入了门

  记者:那当时的培训经历是什么情形呢?

  李:当时参加培训,要想拿到合格证书,每个学员必须收集1000张画,在当时对于我来说这是个不小的难题。我只能从身边的朋友、同学、亲戚开始,记得当时背包中总会装著四大“法宝”——A4白纸、2B铅笔、油笔棒和橡皮,走到哪里“讨画”到哪里。短短几个月,我认识的人基本都被我“讨”遍了,但总计也不过百十来张,远远不够。接下来我开始向陌生人讨画。只要条件适宜,我就会拿出画笔,厚著脸皮请人画。记得有一次,我走在街上,看到一个乞丐坐在路边,突发奇想想看看乞丐的画会是什么样,于是就有了这样一幅画(他手里拿出了一幅简易画给记者看,画上是一个简笔画出的太阳、房子、小树和一个小孩)。

  这幅画整体看上去很潦草,线条简单。房子呈平面状,表示家庭没有太多温暖,也许如果有家人支持,也就不会流落街头。树木呈“草”状——树象征人的生命动力和事业的基础,所谓“参天大树”,树木应长高大、粗壮,而此人的树又细又小,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何谈生命的动力?哪有事业之心?人物画得简单、偏小,说明自我评价很低,不自信、退缩。右上角那个大大的太阳,代表他内心对温暖和爱的渴望。看著手中画,再看眼前的人,此时我手里拿的似乎不是画,而是一个人的生命档案。

  心理画是人无意识的表达

  记:我看到书中说您刚开始入门的时候,说是要收集1000幅画,在这些收集的画中,通过画猜出别人心思的概率大吗?真的有传说中的准吗?

  李:其实挺准的,我曾粗略地统计过,这个概率大约是90%左右。当然,支撑这个数字背后的是分析师的技能。有经验的分析师一般能达到这个数字,就像有经验的医生一样,不一样的经验,不一样的技术水平,从一个片子上看到的东西是不一样的,看图像的深浅也不一样,所以,在西方,心里画也被称作“心理CT”。

  记者:那为什么可以从绘画中看出人们的内心?

  李:绘画是无意识的直接表达。画不仅仅是符号,还寄托著人类的情感和希望。儿童先学会涂鸦,这也是他们在表达自己的内心世界,同时渴望交流情感。随著年龄的增长,儿童才开始学习写文字,可见,绘画是无意识的直接表达。

  以画的形式将无意识具象化为一幅绘画作品,通过在一张纸上简简单单地描绘几个形象就能够清楚地表达出作者要表达的意思,如果同样的内容用文字表达,就会需要很多的文字。所以,人们通常觉得绘画的表达力更强。

  绘画中线条有流畅与断续,有遒劲有力与软弱无力。绘画中的色彩有冷有暖,有浓有淡,还有鲜与浊的表现。这些用来表达的线条与色彩即是绘画的基本要素。人们往往有这样的经验:当表达的内容较为复杂时,人们通常是很难用语言表述清楚的。这时,听的人也是摸不到头绪。要是用画来表达,可能很快就搞清楚了。因为在画画的过程中人们重新整理了思绪,绘画也是一个从复杂到简单、从立体到平面、从抽象到具体、从无形到有形的思维过程。在此过程中思考进一步深化。如果问你“最近心情是怎样的状态”,回答之前常要想一想,组织一下语言,而后表达的内容可能也不尽如人意。如果改用绘画来表达,人们可能就会不自觉地在纸上,把心情这么抽象的事物具象地呈现出来。这样一来,沟通也变得容易了。对这幅画的解释也就是意识与无意识的联络。

  色彩也是一种心理画

  记:我看到书上说,在传统的线条绘画心理分析技术之上,您开创了色彩分析技术。那么,色彩是如何反映心理的?

  李:关于色彩分析技术,先解释一下色彩。其实,色彩本身是没有灵魂的,它只是一种物理现象,但人们却能感受到色彩的情绪,这是因为人们长期生活在一个色彩的世界中,积累了许多视觉经验,一旦直觉经验与外来色彩刺激发生一定的呼应时,就会在人的心理上引出某种情绪。当然,在颜色当中,除了心理因素,还会因文化因素、政治因素、传统习惯等不同,同样的颜色可能代表不同的心理。无论有彩色的色还是无彩色的色,都有自己的表情特征。每一种色相,当它的纯度和明度发生变化,或者处于不同的颜色搭配关系式,颜色的表情也就随之变化了。因此,要想说出各种颜色的表情特征,就像要说出世界上每个人的性格特征一样困难。然而,对典型的性格作些描述,总还是可能的。

  记者:您从2000年开始研究绘画分析和色彩治疗,从2007年开始在中国本土推广艺术治疗,至今治愈过或者帮助过多少患者?感觉这些治疗,对患者有哪些方面的帮助?

  李:我现在主要研究儿童心理咨询,一共两类人,一种是多动症,注意力不集中;二是学习困难。可以从运动、游戏、艺术等模式来治疗。运动可以打下很好的生理基础,因为运动可以锻炼人的协调能力,增加肌肉的稳定性;游戏可以锻炼孩子的合作能力。现在的小孩子都是独生子女,其群体生活能力下降,有的小孩子不适应小学生活,做游戏过程中,小孩子就可以学会处理人际关系,因为游戏本身就涵盖了责任、规则等;艺术的作用就更大了,因为艺术中包含了人的审美,学习艺术可以提高孩子的鉴赏力,历史的经验告诉人们,对美有很高鉴赏的人,很少有暴力行为。这个也从我研究的暴力分析中有所体现。

  记者:校园暴力事件成了当今社会一个人们比较关心的问题,在心理画方面,对于预防校园暴力您有哪些比较好的建议?

  李:其实,讲到这里正好证明了我刚才的观点,我认为,小时候如果对审美有很高鉴赏的人,很少有暴力行为。所以,对于当前的暴力事件,我的建议就是小时候对小孩子进行很好的审美艺术方面的训练,这样长大后就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一些暴力事件。

  李洪伟印象

  对于生活和周遭太过敏锐

  邵茜(《LOTUS》杂志编辑)

  同李老师一起为读者做过活动。刚见面的时候,他话很少,不会主动跟人寒暄或是其他。即便是和你交谈也几乎不会正视你的眼睛,声音不大,连笑起来,都有几分腼腆和克制。很难相信面前的这个人可以分析人的心理世界,拥有那么多的头衔认证。

  然而一上台,李老师实实在在好似换了一个人一般。台上的他滔滔不绝,声音洪亮,情绪激昂。连读者们也被引领著,津津有味地开始一段观察剖析内心世界之旅。

  我想,这是一个真人不露相的学者。他之所以回避和内敛,是因为对于生活、对于周遭太过敏锐。

  一个极认真的人

  吴庆(策划编辑,心理咨询师)

  李洪伟老师是一个极认真的人,当我和他一起学习叙事疗法的时候就感觉到这一点。他的笔记记得最多,他向老师提的问题也是最多。在《心理画》这本书的编辑过程中,他总是不管我的催促,一再拖延交稿日期,为的只是分析更细致一点,案例更贴切一点。甚至到了最后出清样的时候,他还要修改,一直改到他满意为止。在做事上,他总是对我说,做任何事都要像得了强迫症一样反复、认真。李老师的认真更体现在他的严谨和以来访者为中心的精神上,在《心理画》的出版和后期的宣传过程中,他反复强调绘画心理分析只是一种评测的工具,绘画分析本身就具有治疗的作用,一定不能作为心理疾病的诊断标准,一定不能给人签上神经症等等的标签。在各地做现场活动的时候,他一般都会分析现场读者画的画,如果他感觉有的画已经表现出抑郁症、焦虑症或者更严重的心理问题的倾向,他一般都略过不分析,宁愿选择不太典型的画,宁愿影响现场的效果,为的就是不希望给读者造成伤害。

  感谢李老师的付出

  张俊霞(学员)

  由随意的徒手画,竟解析出人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指出人的某些特质,从而给予指导,太精彩了,真不可思议,神!感谢李老师的付出。

  白水变成了醇香的奶茶

  姜慧凝(学员)

  2006年11月份,我拿到了心理咨询师(三级)证书,当时心中的困惑远远大于喜悦,速成式的培训使我通过了考核,但以后的咨询之路应该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或方法进行呢?我一直在思考。

  很有幸,我参加了李洪伟老师他们举办的绘画疗法培训,之后我豁然开朗:原来心理咨询也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不知不觉沉默被打破,咨访关系得以很好建立,阻抗被化解……在很温柔的氛围中,在来访者的问题所在处动起手术,既解除了病痛,又很安全,真的是一种好方法!我是一个比较内倾的人,除了要好的朋友、家人以外,外界之于我就像一杯淡淡的水,既不让我成瘾,也不会让我产生品尝的冲动。但自从学习“绘画疗法”以后,这种情况慢慢变了,我会主动与别人沟通,得一幅画,拿回家慢慢琢磨,再拿给同学、老师听他们的意见,与自己的结论相互印证。白水变成了醇香的奶茶。


标签: